Scarlett

【小凡高】一个夜晚

点♂击♂就♂看♂小♂情♂侣♂深♂夜♂聊♂天

不是车不是车不是车!!!!!

高中生设定,无差

我永远爱校园恋爱

(感谢评论里的姐妹提醒了!iphone上限是录五个指纹,不过这里还是保留无上限设定,没错我就是要小情侣多等几辆车!)

_____

夜里两点,黄子弘凡还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


明明只是白色的天花板,却还是止不住脑子里开party,连小时候打点滴时听妈妈讲过的故事此刻都有了画面。

 

睡不着。

 

受不了了,黄子弘凡伸出右手把枕头旁边新买的iPhoneX拿了起来,举到面前的一瞬间屏幕已经解锁开了,眼睛面对突然的光线难受地眯了起来,好一会儿才看清屏幕上是和高杨互相道过“晚安”的聊天框。

            

“睡了吗”

 

“我跟你讲哦”

 

还准备接着往下打字的黄子弘凡手顿了顿,发现聊天框上方的“高杨”两个字变成了“正在输入中…”。

 

“怎么了阿黄?”

 

“你骗我”

 

“?”

 

“我刚刚试了,没开灯我还是能解锁手机的”

 

“我根本就没有那么黑!!!!!”

 

明明语气挺气愤的,打字的人却是自己先乐了,也不等对方宛如老大爷手速的“正在输入中…”到底在输入什么,干脆拨了语音电话过去,又插上耳机把手机扔在一边。

 

“大屁眼子羊,你还没睡呢?”

 

那边窸窸窣窣了好一会儿才轻飘飘来了一句“我刚刚在弄耳机”,倒是这几个字还带着一点笑的气音暴露了高杨刚刚笑过一场的事实。

 

“黄儿,iPhone还能识别你的脸那是人家智能,不是因为你不黑。”

 

黄子弘凡感觉眼前天花板上的童年故事已经演到最后一集了,换成了高杨得意洋洋的嘴脸排成一圈在晃悠。

 

就算是我们高杨接档童年小故事那也是黄金八点档的节目,好看。

 

黄子弘凡熬夜上头的大脑看天花板小剧场看得美滋滋。

 

凌晨两点的城市好安静,窗外连车经过的声音都没有,床上的手机因为关掉了自动锁屏所以一直在发着微弱的光,在天花板上映出一片白,像放大镜一样放大了深夜的小思绪,也放大了耳边浅浅的呼吸声。

 

还有月光。

 

还有月光从窗外流到了房间里,和那人的呼吸声一起交织在心里面。

 

高杨也没有催问怎么不理他,大概是夜太深了,月光来得及把两个还醒着的少年心事来回传递,语言倒没那么必要了。

 

“其实换手机还是有一点不好。”

 

“嗯?”

 

“没有了指纹解锁,不能找借口拉你手了。”

 

_____

刚入夏的时候学校还不让在教室里开空调,顶上的风扇吱呀吱呀地转也散不去海边城市的湿热,空气里净是黏黏糊糊的暧昧,两节晚自习就足够把青春热辣的高中生闷得心烦意燥。黄子弘凡用以前的试卷卖力地扇呀扇,嘴上不时还叫着“热死了热死了”,但汗还是照样大滴大滴地从后颈处滑进衣领里,同桌的高杨反而清清爽爽,一晚上了也没见他出过汗。

 

那是,也不看看黄子弘凡的风是往哪儿扇的。后排目睹到一切的梁朋杰翻了个硕大的白眼。

 

刚捅破窗户纸的小情侣好像总会先经历一段手脚无从安放的阶段,整整两节课下来黄子弘凡也没敢怎么瞄高杨,倒是下课铃响后高杨笑吟吟地看着他说辛苦阿黄啦,给黄子弘凡闹了个面红耳赤,扇了两节课扇子的左手此刻也贼有劲地开始收拾书包,屁颠屁颠跟在高杨后头走的时候甚至没想起跟坐后面的几个兄弟说拜拜。因为住宿所以要多上一节晚自习的梁朋杰看得直摇头说“没救了”。

 

走去公交车站的时候黄子弘凡一边让高杨走在路的内侧一边给他抱怨了一路“都怪你坐我旁边我一晚上都没背下来明天要抽查的政治背默”,高杨笑问“我太好看了是吗”又给黄子弘凡噎得死死的,到了车站反而不说话了。

 

高杨总觉得小朋友今天晚上怪怪的。

 

黄子弘凡和他坐的不是同一班车,以前都是在车站聊到其中一个人的车来了才作罢的,今晚的小朋友很安静,但是他的车来了也不上车,好像没看见一样还低下了头摆弄他的iPhone 7Plus,高杨也没提醒他。

 

就让小朋友再陪我一趟车的时间吧。

 

车带走了一大批学生,剩下的人都散成远远的几团,黄子弘凡和高杨自成一片天地。就在高杨都不由得偷偷感慨一下氛围变得好暧昧的时候,他的小朋友拉过他的手。

 

手心相握不过两秒,小朋友挑出高杨的食指理直气壮地往自己home键上摁,“高杨你都是我男朋友了,给你录个指纹以后你随便玩我手机啊。”

 

大拇指,食指,中指,无名指,尾指。

 

高杨从未如此感激过繁琐的录指纹步骤,小朋友的眼睛映着手机的光变得亮晶晶的,用拇指和食指捏着高杨的手指,剩下的手指乖乖地窝在他的掌心里,炽热得高杨几乎以为阿黄是把心脏交付在他的掌心里。

 

高杨的车来了,小朋友顿了一下,牵过高杨另一只手,也不着急挑哪根手指往下继续摁,只是牵着,看了一眼车,又扭过来看高杨,原本落在小朋友眼里的光此刻灼灼地烫进高杨的眼里。

 

太犯规了。

 

学着小朋友刚刚无视掉公交车的样子,反握住小朋友的手,轻轻晃一晃示意他继续,然后看着小朋友的笑容像昙花绽放一样在夜里亮得自己的心跳都快了几拍。

 

黄子弘凡的手机替他本人妥妥帖帖地记住了高杨的十个指纹信息,而他本人在送高杨坐上第二趟公交车之后还痴痴地盯着自己覆在有过高杨指纹的home键上的大拇指,怎么也压不住自己的嘴角上翘。

 

“羊,我好开心啊”

 

车窗玻璃上映着的高杨的微笑被窗外石屎森林形形色色的光照得模糊,但高杨不在意,他想起今天晚上黄子弘凡的种种反常,终于在收到这条微信的时候捋清了思绪。是这盏盏的灯光照亮了这个他和阿黄第一次牵手的夜晚,他得好好记住。

 

_____

凌晨两点二十,不习惯熬夜的高杨从回忆中归来的时候眼睛都睁不开了,说话的尾音都含含糊糊。

 

“那我来牵阿黄好不好,今天秋游我牵你一天。”

 

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声音里那点倦意一扫而空。

 

“黄子弘凡,你别是因为秋游激动得睡不着吧??”

 

“……放屁。”

 

“你是小学生吗阿黄?”

 

“你不也没睡!”

 

听着耳机传来的格外理直气壮的声音,高杨翻身侧躺,拉了拉被子遮住自己半张脸。

 

“晚安阿黄我困了挂了啊。”

 

天花板上的高杨小剧场早就播完了,黄子弘凡一边笑一边打哈欠。

 

“晚安高杨。”

 

月光轻轻地洒下温柔。

 

“早上见。”

 

“早上见”

 

 

 

彩蛋

_____

黄子:你个大屁眼子。

高杨:大不大你又知道了?

 

_____

录指纹这个梗是我亲身经历过的,真的有被撩到!是faceid无法拥有的快乐! 


我特地去翻了黄子微博,发现他一直都在用iPhone X,所以就私设了他的旧手机是高哥录节目期间用的7 Plus,所以实际上换了手机的是高哥,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这样给黄子录过指纹嘻嘻。

 

下一篇会写秋游。吧。


【小凡高】关雎

改编自《诗经·关雎》,是我好多年前的初中语文课作业,前几天看到发现跟小凡高的适配度还挺高的就拿出来改了一下,总体还是初中生文笔见谅。

祝大家中秋快乐!

------------

屋前有一条大河悠然地流着,与它相伴的是一群雌雄不相离亦不相弃的雎鸠。

 

二十年前母亲怀着我,背离世俗争议与父亲私奔至此处,青葱般的手指从此布满老茧。

 

成人后我常笑母亲痴,哪一位深闺大小姐不愿与达官显贵的男子定终生,偏是她为了父亲这个穷乐师,不惜以性命相逼自己的父母,与那可触摸的荣华富贵分道扬镳。

 

母亲说她不悔。她赐予我的名中有弘凡二字,寄托着她与父亲未竟的宏伟之愿。

 

我总是不懂,用“爱情”这样缥缈的东西埋葬了自己怎么可能值得。母亲摇头,说我还小。


_

水中的雎鸠“关关”地唤着,却似乎有些异样,掺进了一丝主人的热情,我被那样的热情唤得有些烦心,琴也练不下去了,猛地推开门想看看是哪只讨厌鬼寻到了好配偶。

 

当真是好配偶!

 

是那样修长的背影伫立在河中一座小岛上,如高高的杨树,似是听见粗暴的开门声,缓缓扭过头来,微微皱起秀气的眉毛,眼尾似钩一样竟能生生勾住人的魂魄!

 

耳根有些微热,我故作冷静关上门,却怎么也忘不去那一双多情不自知的眼。

 

母亲,我见到了月中仙。

 

_

我开始天天盼着那修长的身影,盼着那暧昧的眼尾,盼着那一双泛着水波的眼睛再一次直视我的眼。

 

几日后他出现在一叶扁舟之上,俯着腰来回采摘着水中参差不齐的荇菜,不时惊动了水中的雎鸠。我就这样站在岸边望他,望几丝没束稳的发掠过他的泪痣,似水一样来回荡着,也望那日光不留情地洒下,却格外怜惜地只为他镀上柔和的金光,一直望到夕阳西下他向着残存的日光踏歌而去。

 

好美,好美。

 

我似乎懂得为何母亲抛下一切只为追随父亲,为何雎鸠不肯换去它的爱人。

 

我白日里望他不知疲惫采摘荇菜时的轻盈,听他轻轻地唱着不知名的歌谣,夜里便回味白日里的情景,硬是舍不得睡去离开他眼里的秋波。我辗转反侧,只为那不知姓名的少年。夜里烛火跳动着,融不化我的一往情深。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

 

_

终于让我盼来了这一日!

 

那一叶扁舟缓缓驶向了我,我听见你唇齿启合间所道出的情话,你的衣袖不经意间触到我的指尖,是那样陌生又令人眷恋。河水载着我俩的心事,在雎鸠关关声中无声远游。

 

我们结为夫夫,你在河中采摘荇菜时,我便搬出古琴,席地而坐让山间回响着我们琴瑟和鸣的乐章,我敲击钟鼓,在那激昂的回响中你笑弯了眉眼,幸福似乎要顺着那上翘的眼尾溢出来……

 

我拥着你,我要月亮入我怀。

 

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我睁开了眼,次日清晨的阳光已悄然爬上我身。

 

_

今日,今日我一定要走到你的面前,牵起你的手,且待我问你一句:“在下黄子弘凡,这个黄嘛是因为家姓为黄,子是因为我是父亲的儿子,弘嘛是家人希望我有个弘扬的未来,凡就是压一压前面的弘字……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云次方】论新人应该如何正确使用超话

本教程仅适用于俩完蛋

------------

“大家好啊,我是这个超话的新人,大家有没有什么推荐给我补补课的~”

阿云嘎用小号小心翼翼地敲下这行字,又仔细检查了一遍自己有没有登错号,小号的名字有没有任何暴露自己的可能,最后总是向下的嘴角终于按捺不住地上扬,挤出了小小的梨涡,带着一点小雀跃点下了发送。

这是阿云嘎在云次方超话的第一条帖子。

 

但这并不是阿云嘎第一次点开云次方超话。身为一名“冲浪少年”,阿云嘎的网上冲浪技巧确实比16年才使用微信的郑云龙好上一些,知道云次方超话也比郑云龙早一些。一开始阿云嘎凭借他读报多年的汉语功底,单纯地认为“云次方”只是双云组合的高级叫法,心里美滋滋地觉得他和大龙的粉丝真是太有文化了,语文和数学都比他和大龙好上特别特别多,行动上更是美滋滋地给郑云龙和其他34子吹嘘了一下。

他龙哥不识字,就觉得嘎子说得对。

可是剩下34子里那一群年轻的孩子们的眼神就比较精彩了,多的是晦涩的欲言又止,时不时还和旁人交换一下眼神,看得阿云嘎一阵心虚,久违地对自己的汉语理解能力产生了质疑。四下无人的时候他心虚地点开了这个超话,开始了自己的漫漫求索之路。直到那张他和郑云龙在舞台上相拥亲吻的照片出现在他的眼前,阿云嘎灵光一闪,终于明白了旁人的欲言又止。

阿云嘎一直很清楚在他的粉丝和观众里,有一部分不仅仅是冲着他的才华和相貌来的,更是冲着他和郑云龙之间道不明的情谊来的。随着声入人心节目的推广度越来越大,他和郑云龙这对明面上的双云组合实际上的云次方cp话题度一直居高不下。粉丝们把他们捧上了微博cp榜的第一位,一切都是和乐融融的样子。但阿云嘎是一路披荆斩棘走到今天的,他太清楚黑暗里有多少毒蛇吐着蛇信子,等着把如日中天的他和郑云龙拉下污浊的泥潭。以前都是自己一个人抵挡着外界的暗箭,他可以不在乎,但现在他想要保护好郑云龙和那些喜欢他们并且慕名来到剧场的粉丝。于是他开始在人们面前说“你们可以想象美好,但是我们之间的情谊更深”以及“我们俩是非常好的挚友,所以大家不要多想”,企图给所有人一个明确的回复,自己和郑云龙的关系没有大家想的那么暧昧。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再没有看过和提过任何关于这个超话的事,仿佛这样就可以忘记那些亲密,再不去想那一双双躲在黑暗里的眼睛。

事情的转机是在一个星期前,他俩因为活动住在同一个酒店里,那一天是好不容易得来的空闲,阿云嘎在听到郑云龙来房间邀请他一起出去吃午饭的时候说“都别戴口罩了吧太闷了好麻烦”后,如临大敌,拉着郑云龙的手一脸惊恐地围绕着“不行啊大龙我们现在得注意点你知道多少粉丝等着偶遇我们吗”开起了讲座。意料之外的,郑云龙没有像往常一样跟阿云嘎插科打诨,反而听着听着突然眯了一下眼睛,那种陌生的不耐烦的神色让阿云嘎几乎怀疑自己看错了。

“嘎子。”郑云龙打断了阿云嘎的激情讲座。

阿云嘎眨巴了一下眼睛,乖乖闭上了嘴。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郑云龙依然是一脸波澜不惊,语调平常得跟叫阿云嘎倒杯水一样,“但其实别人想象的是真的,至少在我这里是真的。”

阿云嘎闭上的嘴又张开了,却一直没有发出声音来,只和他瞪圆的眼睛一起目送着郑云龙离开了房间。

 

“姐妹入坑这么晚,补课会补到秃头的...”

“现在离开还来得及!不然会被蒸煮舞死!”

“补啥补啊爱情是他们的我们都是多余,惹。”

“推荐一个博主@xxx,点击就收获绝美爱情。”

“云次方??补不来的姐妹放弃吧。”

……

一般在超话发的帖子浏览量会升得特别快,更何况是云次方这样一直高居微博cp榜榜首的超话。阿云嘎回复完微信里工作上的事情回来一刷新,短短一句话的帖子浏览量已经过千了,几十条评论五花八门,说什么的都有,并且图文并茂,还有张自己没见过的表情包写着“就你们那点想象力根本想象不出我俩有多美好“。不过出乎阿云嘎意料的是,很多评论居然是在生无可恋地企图劝退他。

你们移情别恋了是吗?我和大龙在你们心里没有名字了是吗?说好的梅溪湖不说再见已经再见了是吗?虽然明白这是他们的粉丝对他们的调侃,但是阿云嘎就是莫名有点委屈巴巴,嘴巴嘟嘟的。

不过很快阿云嘎就把这些想法抛诸脑后了,因为他的目光已经被海量的他和郑云龙互动的图片动图视频吸引住了,他的脑海瞬间陷入了回忆里,无暇顾及其他。

因为对汉语不甚精通,在郑云龙走后好一会儿,阿云嘎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好像是被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人表白了。阿云嘎选择在超话里发帖,是因为扪心自问他自己也说不明白他和郑云龙的关系,更说服不了自己堪堪把这个跟自己并肩走过十年的人定位在朋友,所以当郑云龙把这层窗户纸戳破了之后,他其实有一点点庆幸给自己的感情找到了另一个可能性。他只和异性谈过恋爱,从不知道自己喜欢甚至爱上一个男人会是怎样的。他和女性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有怦然心动的瞬间然后才走在一起的,但是郑云龙不一样,郑云龙从十年前跟他命运般地在三轮艺考中相遇开始,就跟空气一样与他形影相随,平日里相处还没有觉察,但自己静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离不开了。但是这是爱情吗?阿云嘎不知道,当他不知道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会用尽办法去弄明白,当初学钢琴是这样,学音乐剧是这样,如今也一样,他会想尽办法去弄清楚到底他们之间是不是爱情。

阿云嘎很快又看到了那张最出名的他和郑云龙在《吉屋出租》的舞台上拥吻的照片,评论的数字是惊人地多,阿云嘎仿佛能听见他们哭喊着“云次方是真的!”阿云嘎有点害羞地把图片缩小了点,这才细细看了起来。是因为他吻过自己吗?阿云嘎回忆着,不得不承认,即便这是个很浪漫的舞台,但是当时确实是惊吓多于心动的,而且下台后郑云龙依然跟他嘻嘻哈哈地,甚至前不久还在采访里还坦坦荡荡地把这件事拿出来调侃。阿云嘎没有问过郑云龙这算不算爱,他看着照片里相叠的唇,那是他第一次摸不清郑云龙的想法。

接下来连着两条微博分别是他和郑云龙盯着对方的九宫格。平日里习惯了看着那人,阿云嘎倒是从来没发现他俩的眼神是这么的缱绻缠绵。阿云嘎一开始还不好意思,不过看到郑云龙同样回应过自己那么多的缱绻缠绵,又不由自主地得意起来,也有些感慨,自己分明一直都注视着对方却没有发觉他的大龙已经长成了这么个成熟的模样,明明五官还是大学初识的样子,但已经成长得越来越可靠了,被这样的他的目光注视着,阿云嘎觉得自己好像也不再是那个喊大龙起床的班长了,好像可以当一只长不大的草原小羊羔撒开蹄子奔跑——他开始在依赖郑云龙了。

“现在的人上网都戴着显微镜的吗??” 阿云嘎的脑海里一串问号,因为下一条又是九宫格,文案是控诉他和郑云龙不做人,不论采访还是和录节目非得黏在一起坐,甚至形成 “人人从人人” 的奇观。大家都在说阿云嘎和郑云龙之间是不存在“安全距离” 这个概念的,有时候梅溪湖的兄弟们也会调侃说他俩身体里是不是有磁石,冷不丁地就会看见他们倚在一起,毫无缝隙。可是大龙真的很温暖啊,阿云嘎不禁抚上自己的手臂——那个常常和大龙相依的地方,他好像太阳,能把小羊羔的毛晒得暖烘烘的。可以无条件地去依靠和被依靠,大抵是人际关系中最幸福不过的,而满足这两个条件的又恰好是同一个人,一个陪着阿云嘎怀揣梦想一路闯荡的叫郑云龙的人。他俩可以分开一段时间一段距离各自奔波,但只要见到彼此,就像极了回到了家,越是靠近他,那个平日刀枪不入的坚韧的阿云嘎便可卸下盔甲,在他的草原上自由。

 

 一个星期过得飞快,虽然都在一座城市里但依然各忙各的,他们依然在微信上三言两语地报备一下自己的动态,日子平常得好像郑云龙从未开口说过“是真的”一样。

今天阿云嘎荣升云次方超话五级,获得了称号“我不识字”。阿云嘎看到手机界面上的提示就想起了在节目里被怼的日常,嘴角一勾手指一划,给微信置顶的那个人发过去一条“今晚吃饭吗,不戴口罩”,留下了时间地点以后也不等对方回应,直奔饭店开了包厢,就像是知道对方一定会赴约。

郑云龙打开门的时候正好瞧见阿云嘎看手机看得入迷。

“没等太久吧嘎子。”

阿云嘎抬头,郑云龙今天没有工作,头发软趴趴地像小动物的耳朵一样耷拉着,下巴有着点点青色的胡渣,身上的衣服因为穿了很多年也已经起了毛球,这一个星期以来一直在阿云嘎脑子里蹦哒的那个人此刻有了实感,而一切都是自己最熟悉的模样。

这样的郑云龙和过去好多好多的郑云龙重合在一起,隔着十年的长河与这端的阿云嘎对视着,目光像盘古手中的巨斧劈开混沌,阿云嘎的眼中顿时一片清明。

郑云龙当然是他的好兄弟好朋友,可郑云龙也是他的爱人,也是他的至亲家人,是一起走过十年漫长岁月和余下一生的伴侣。郑云龙和他可以是天底下任何的亲密关系,因为他们是云次方,是世间美好本身,是灵魂互通血肉相融的密不可分。

哪怕世界以痛吻我,我只想和大龙一起唱歌。

“等了你十年啦~”他要去拥抱他的草原。

------------

拖了好几个月才写完了这篇文,所以很多都是旧梗,云超也已经不在榜首了,他俩感情也肉眼可见越来越好了我都觉得自己有点ooc...这篇更偏向是我自己的入坑过程吧,还是写出来纪念一下。